欢迎访问:狠狠曰无需播放器-在线观看视频a免播放器-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鲜花朵朵开】(12)【作者:零度思念

字数:649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十二章、荷花设计,「换妻」游戏

  接下来的日子,荷花一只在找机会实施自己的机会,而她也在造成我和她在谈恋爱的假象(当然其中也只有桂花姨和梅花知道我们几个人中的关系),一天晚上,荷花回到家后发现她姐夫也在家,于是心生一计,赶紧洗了一个热水澡,便换上一套连体睡衣,里面故意不穿内衣,然后来到兰花家门口敲了敲门说:「姐,你们睡了吗?」兰花打开门说:「荷花,这么晚了,什么事,快进来说。」荷花说:「姐,不了,我想让姐夫帮我把柜子上面的装衣服的箱子拿下来。」说完荷花和她姐夫一前一后的朝她的房间走去。

  来到房间以后,荷花搬了一个椅子,她姐夫站了上去,荷花在旁边扶着椅子的靠背,他姐夫将箱子往下拿的时候,居高临下,刚好可以从睡衣的领口看到那对饱满高耸的乳房,沿着那平坦光滑的小腹向下,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撮黝黑的阴毛,这是她姐夫第一次看到除了兰花以外女人的身体,瞬间就觉得心中有团烈火往上蹿,胯下的肉棒不由自主的将裤子支起了帐篷。

  荷花早就发现她姐夫的变换,故意将身体晃了晃,胸前的一对大奶子也随之左右摇摆,站在上面的姐夫竟然都忘记将箱子拿下来,愣在那你窥探着,荷花说道:「姐夫,很沉吗,要不要我帮你一起?」她姐夫听了后才从恍如梦境中清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脸瞬间红的像猪肝一样将箱子拿了下来,下来之后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,喉头还艰难的咽了口口水。

  荷花说:「姐夫,看你热的,我给你拿一罐冰镇饮料。」她姐夫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荷花递给他一罐饮料后蹲下身来,打开箱子从里面选衣服,蹲着的时候故意将腿分开的很大,她姐夫刚好可以从双腿之间看到她的阴部,随后拿出一件连衣裙说:「姐夫,你看这件好看吗?」她姐夫点了点头,荷花接着说:「那我到里间换了,你帮我看下会不会小了,这还是好多年前买的。」

  她姐夫心里在想:「小姨子今天是咋了,以前和她说句话都爱理不理的,今天竟然在我面前这么暴露,估计是离婚后很久没有男人,饥渴了,嘿嘿,是不是以后有机会把她办了。」他一边在回想着刚才荷花的春色,一边意淫着,胯下的肉棒更加坚硬了几许。

  这时荷花从里面出来说:「姐夫,快点帮帮我,后面拉链卡住了。」她的姐夫放下饮料走了过去,站在荷花的背后,看着那裸露出来的一大片雪白的肌肤,呼吸也急促了起来,鼻孔呼出的热气直打在荷花的脖子上,荷花知道他就要上钩故意说得:「姐夫,怎么了?」这时她姐夫才想起伸出手,颤悠悠的将拉链拉上。
  荷花本以为她姐夫经她这么一色诱会从后面一把抱住自己呢,可等了一会见没有动静,便转过身看到她姐夫已经是紧张的满头大汗,心想:「真是没用的男人,有这个贼心却没那个贼胆,真不知姐姐当初看上他哪一点了?」于是说道:「姐夫,你怎么留这么多汗,来,我帮你擦擦。」说完用小手在她姐夫的额头擦拭着,同时用一双妩媚的眼睛盯着他。

  荷花那小手轻柔的感觉使得她姐夫浑身一颤,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一把攥住了荷花的小手,将荷花压倒在床上,一张大嘴在荷花那张俏脸上像小鸡啄食一样亲个不停,同时一只手也在荷花的身上不老实起来,荷花躺在身下心中暗喜:「小样,我就不信你不上钩。」但她却掩饰自己内心的狂喜,「啪」的一声,一个清脆的耳光抽在了她姐夫的脸上,同时用尽全身的力气,将她姐夫一把从自己的身上推开,起身坐了起来,双手掩面而泣说:「呜呜,看我不告诉我姐姐,你欺负我。」说完站起来假装要走出去。

  她姐夫这才惊醒过来,连忙一把拽住荷花的手说:「荷花,你原谅我吧,我也是一时冲动,没把握住自己,千万不能让你姐姐知道,不然姐夫就完蛋了,姐夫求你啦。」荷花不依不饶的说:「我原谅你,那我一生的清白都没有啦,你让我怎么有脸去见人,我又怎么面对我男朋友。」她姐夫说:「姐夫不是人,姐夫干出这禽兽不如的是,姐夫该死,只要你不说出去,你让姐夫怎么做都行。」说完还用自己的手抽自己耳光子。

  荷花见目的已达到,便放下双手继续假装委屈的说:「是你说的,让你做什么都行的。」她姐夫只想尽快平息这件事,所以想都没想就答应道:「是我说的,只要你不说出去,我什么都答应你。」

  荷花止住哭声、坐到床上说:「你也知道的,我现在正和强哥谈朋友,而且就快要到谈婚论嫁的地步,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事,那我和他之间肯定会黄,你也知道他很优秀的,如果没有他我很难再会遇到这样的男人。」荷花故意停顿一下看着她姐夫的反应,她姐夫说:「是的,我知道,这件事肯定不能说出去,你们之间的事需要我帮什么忙吗,我跟强弟之间关系还不错。」

  荷花心想,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,自己的工作都是人家强哥给介绍的,自己的老婆也早被人家强哥睡了,自己头上顶着一顶绿油油的大绿帽都不知道,心中不禁产生一种厌恶之情,但嘴上继续说道:「不过,最近强哥有点不高兴,他想搞刺激的,玩换妻游戏,让我去找,可是我哪里找?」说完面露难色的看着她姐夫。

  她姐夫和一帮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也听别人提到过,而且也在毛片里看过,所以一听荷花说「换妻」也就不陌生了,心想这我也没法给你找来呀,虽说工厂里的一帮老爷们也会聊到这个话题,但现实中有哪个男人原因让自己的妻子和别人干那事,他妈的,这小强啥好男人呀,这不是明显欺负荷花吗,真不是什么好鸟,心里暗自骂了一番,但嘴上还是说:「荷花,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找吧,可我又上哪去找这种人,我认识的都是些正经夫妻。」

  荷花见她姐夫渐渐被自己给带到钩上,心里暗自夸赞自己一番说:「姐夫,我也知道你找不到呀,你看这样行不?」说完停了下来等着她姐夫继续上钩,荷花姐夫说道:「你说,看我是不是可以帮上你的。」荷花吱吱呜呜的说道:「姐夫,我这也离婚了,能遇到强哥这样的也不容易,他也给我提出要求了,我害怕失去他,你看这样行不行,反正我们现在也找不到合适的,能不能让姐姐和你与我们一起玩?」说完还假装害羞状。

  荷花姐夫乍一听心里有种心动的感觉,毕竟他对荷花的身体垂涎已经,但转念一想,自己妻子在眼皮底下被别人玩弄,心里还是有点转不开的说道:「不好吧,这多难为情,你姐姐也不会同意的,再说了,即使你姐姐同意,那小强也不会同意呀。」他嘴上虽这么说,其实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了,能上了自己的小姨子那是多么的骄傲,还不时的用眼睛的余光往荷花的身上瞄了瞄。

  荷花看到姐夫嘴里已经松动,也明白他心里的小九九,于是趁热打铁的说:「这你放心,他们的工作由我来做,只要你同意就行了。」荷花的姐夫恨不得马上就答应,嘴上却说:「我在考虑考虑吧,我怕你姐姐说完。」

  荷花听完就火了,你丫的算什么玩意,老娘为了玩的尽兴才委曲求全的让你占便宜,你还推三阻四的,但还是压着心中的怒火说:「姐夫,那如果不行的话就算了,我就告诉姐姐你欺负我的事情吧!」荷花再次拿出来杀手锏。

  她姐夫连忙求饶道:「别呀,荷花,容我再想想,行吗?」荷花继续施压道:「你还要想一辈子不成,我清白的身子被你玷污了,想要你帮个忙都不行,再说了我为了自己的幸福还要搭上自己,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姐夫的,还是不是一个男人,我姐嫁给你真是瞎了眼了。」而就是这句话深深的刺疼了她的姐夫。
  荷花姐夫在心里一点点的回忆起他们在一起的时间,每次都是兰花在指换着他,总是埋怨自己无能,自己在家一点尊严也没有,心想,老子终于可以尝尝小姨子的鲜了,虽然损失个老婆也值得了,于是横下心来、咬咬牙说:「妹妹,只要你能说服你姐姐,我一切听你的。」荷花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,当然也不忘让自己的姐夫在身上留下了一些印记。

  荷花姐夫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,兰花母女已经睡着了,他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,满脑子想的都是荷花那曼妙的身躯、饱满的双峰以及诱人的阴部,虽说没能让肉棒进入小姨子的身体,但还是过了一把手瘾和嘴瘾,想到没多久就会进入自己小姨子的身体,胯下的肉棒再次挺立起来,他不由自主的将手伸到身旁兰花的身上,在那不停的游走着,最后探到兰花的阴部抠挖着,兰花这时候也醒了说:「都几点了,别闹了,你明天还上不上班?」荷花姐夫说:「你摸摸看,我的下面比以前应多了。」说完拉着兰花的手按在自己坚挺的肉棒上,一场人肉大战就这样开始了。

  荷花在成功拿下自己的姐夫后,趁着别人都熟睡的一个晚上,溜进我的房间把一切都告诉了我,当我听到她姐夫那囧样的时候笑的是前仰后翻,我也从内心深处佩服荷花的智慧及敢玩的精神,当然我也在那晚让荷花一次又一次的泄身,在完事之后我也在憧憬着那一刻的到来,但谁又能保证荷花会做通她姐姐的工作呢,毕竟女人还是保守的。

  要说功夫不负有心人,还真的不假,在接下来的几天,荷花都在她姐姐面前旁敲侧击的听兰花的口风,但是兰花以为我与荷花之间没啥关系,也认为我和她之间做的很保密,没人会知道,一直在含含糊糊的回应着,荷花按耐不住终于有一天对兰花说:「姐,你觉得我和小强可能吗?」兰花突然听了这句话,还以为荷花知道自己与我的关系,心里咯噔一下,但还是假装镇定的说:「我觉得你们俩挺好的呀,小强对你不是很上心的嘛,姐也为你高兴。」

  荷花拉着兰花的手说:「姐,你是不知道呀,小强最近总是说和我在一起没有激情,他想到外面找点刺激。」兰花也不知道荷花心里到底买的是什么药,拉住荷花的手心虚的说:「咋了,你俩闹别扭了,有啥事你就尽量满足他呗,现在找一个像他那样的男人也不容易。」荷花叹了口气说道:「姐,我也想尽量满足他,但是他提出的要求太过分了,我的不好意思说出口。」

  兰花摸了摸荷花的头说:「有啥不好意思的,无非是男女之间的事情,再说你又不是没经验过。」荷花羞涩道:「姐,你不知道,他提出的要求太过分了,你不知道,我都难以说的出口。」说完还故作娇羞状。

  兰花说:「你说说看,看姐姐能不能帮助你。」荷花吱吱呜呜的说道:「他想让我和他一起,跟你和姐夫玩换妻游戏。」兰花听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心想这个小强也太敢想了,虽然自己很想和他做爱,但让自己和丈夫一起跟他们两做那事,自己想都不敢想,老公是个很保守的人,要是知道了杀人的心都会有的,于是对荷花说:「这是万万不可能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夫,他就是死也不会答应的。」

  「姐,你难道就不想光明正大的和小强在一起做那事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们那天晚上的是我可是都看见了的。」在荷花的一番游说下,兰花最后终于同意了,但是必须要先说服自己的丈夫。荷花心里想,姐夫早都答应了,可怜的姐姐还以为自己的丈夫是什么正人君子呢,但嘴上说道:「姐,这个你放心,我一定会劝说姐夫同意的。」

  在得到兰花夫妇的应允后,荷花开始筹划着这一场游戏,在梅花来大姨妈的一天晚上,刚好兰花丈夫由于倒班也休息在家,我买了许多菜请他们一大家到我那吃饭,饭后桂花姨和梅花各自回去,兰花在帮我收拾桌上的残余,我和兰花丈夫在客厅抽烟聊天,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,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,反而聊天不像以前那么敞开了,反而有了一种尴尬的感觉。

  兰花在收拾完之后,将女儿送到了桂花姨那里,然后也在客厅等荷花回来,时间就在这尴尬的氛围之中慢慢的过去,十点一刻,荷花回来了,看到我们都在那傻坐着便说道:「姐、姐夫你们还不去洗澡,准备一下,我先吃点东西。」兰花与她丈夫这才起身回家,我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,荷花说道:「咋了,还紧张了,不玩那就取消了吧。」

  我说:「第一次玩,而且和你姐姐他们夫妻又这么熟悉,难免会觉得有点尴尬。」荷花说:「拉倒吧,你干我妈和梅花的时候咋没觉得尴尬呢,待会放开点。」我嘿嘿的一笑,没多久兰花夫妇便洗完澡回来了。

  来到我的房间,荷花对兰花说:「姐,你跟姐夫先玩起来,我和小强进去洗个澡。」我与荷花在里面互相揉搓着对方的身体,一边洗澡一边嬉闹着,完了一会荷花说:「嘘,咋外面没动静呢,姐姐他们不会还没开始吧?」说完双水撑着马桶上,把屁股高高的撅起,嘴里假装大声的呻吟道:「啊,强哥,你好厉害,喔,你的鸡巴真是又粗又长,啊,顶到底了,啊!」同时扭头示意我配合她一起演戏。

  没多久,兰花丈夫终于忍耐不住,手开始在兰花的身上游走着,兰花的情欲也慢慢的调动起来,身子不停扭动着,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,很快两人边坦诚相见、浑身赤裸着滚在一起,兰花丈夫的嘴从睫毛亲吻,一路往下,沿途不住的在脖颈、乳房、小腹上停留,最后将头埋在了兰花的双腿之间,伸出舌头,挑开阴唇,用舌头在兰花的阴道中不停的进出着。

  这时我与荷花擦干身体来到了卧室,荷花躺在兰花的身旁说:「姐,摸我下面。」我则跪在兰花的另一侧,两只大手分别把玩着一个乳房,兰花起初还是有点放不开,但慢慢的也伸出手指在荷花的阴道中抽插着,兰花娇喘的越来越厉害,快感一波一波的涌上心头,手指抽插的速度也愈来愈快,荷花也大声的呻吟着,我看到她的穴口涌出大量的淫液。

  荷花嘴里不停的喊道:「强哥,快给我,我要你的大鸡巴。」说完趴在床上,撅起屁股等待着我的肉棒,我提枪上马,骑跨在她的屁股上,将肉棒对准湿淋淋的肉洞,一干到底,狠狠地刺了进去,然后快速的抽插着。

  兰花丈夫见状,毫不示弱的将肉棒刺入兰花的肉穴,四具白花花、赤条条的肉体在房间内此起彼伏着,整个房间内充斥着两个女人的叫床声及两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,大约几百下之后,荷花让我躺在床上,她骑跨在我的双腿之上,扶着肉棒再次送进自己的肉洞,开始款摆柳腰、上下起伏着,兰花看着我的大肉棒在荷花的肉穴中进出着,阴唇被肉棒带动的翻进翻出。

  兰花丈夫虽然在自己的身体上耕耘着,但不忘欣赏荷花的娇躯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荷花胸前的一对大乳房,随着身体的晃动,也上下跳动、左右摇摆着,荷花也注意到了,便对兰花丈夫说:「姐夫,你和强哥换着玩吧。」说完便从我的身上下来,躺在那里。

  兰花丈夫听完以后,心中大喜,心想终于要得到梦寐以求的小姨子了,忙将肉棒从兰花身体撤离,来到荷花身旁,趴在她的身上,一只手在下面摸了几把,另一只手握住了一只大肉球揉搓起来。

  我也来到兰花的双腿之间,将肉棒毫不留情的刺了进去,兰花「啊」的叫了一声,然后说道:「轻点,顶到花心了,你的太长了。」兰花丈夫听到后,感觉妻子好像是嘲讽他的鸡鸡不够长一样,再也顾不上把玩荷花的身子,握着肉棒进入了荷花的身体。

  我们两个男人像是比赛一样,飞快的在姐妹两的身体里进出着,谁也不愿输给谁,战斗越来越激烈,两个女人的叫声也越来越大,这时我将兰花的双腿缠绕在我的腰上,胳膊挂着兰花的腿弯,双手拖住她的屁股,一把将兰花抱了起来,双手托着她的屁股向上抽离肉棒至阴道口,然后在挺动着腰身,狠狠地刺入,每一次肉棒的顶到兰花的花心。

  「啊啊……好爽……喔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啊……嗯哦……嗯啊啊啊……」那熟悉的灼烫,和留恋不己的充实感,使兰花舒爽不已,情不自禁的大声淫叫了起来,听到自己的老婆在别人的怀里如此放浪的淫叫,兰花丈夫像是打了鸡血似的,疯狂的在荷花的身上发泄着,手还不停的在荷花的屁股上抽打着,嘴里愤愤的说道:「叫啊,小婊子,干死你。」既像是在骂荷花,又像是在骂兰花。

  以站立的姿势抽插了百十下之后,兰花的高潮很快的来临,只觉得她的肉穴一阵阵的紧缩,一股股阴精狂泻而出,浇筑在我的龟头上,兰花晕了过去,我将她放在床上,而我的肉棒依然坚挺着,急需在找个洞穴来满足。

  我来到荷花的身旁,荷花心领神会的让兰花丈夫躺在床上,自己骑跨在他的身上,屁股开始左摇右晃、上下挺动,然后一口将我的还沾满兰花淫液的肉棒含入口中,极尽所能的舔弄、吸吮着。

  女上位能使两人的性器很紧密的结合在一起,没多久兰花丈夫便败阵而下,荷花再次躺倒在床上,把两腿大大分开,掰开自己的肉穴,呼唤着我的肉棒的到来,我将肉棒插进肉穴,飞快的抽插着,荷花的阴部被粗大的肉棒贯穿,娇嫩的阴唇已经变的血红,随着肉棒抽插也一起卷进翻出,粘滑的液体不断从交合的缝隙渗出。

  很快荷花便被我送上了高潮,我也濒临要射精的关头,又飞快抽插几十下之后,只觉得马眼一麻,精关大开,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入荷花的子宫深处,浇的她身体还一颤一颤的,阴道肉壁也随之一阵阵紧缩,我紧紧地拥着荷花,不知不觉的昏昏睡去,而兰花夫妻也不知何时离我们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